他说,核心难点在于软件生态的支撑。如果在软件生态尚未成型之际强行推出,很有可能陷入“为了折叠而折叠”的商业困境。

这个问题在贫困地区更为突出。在湖北南部一个5782人的贫困山村,大龄结婚困难村民共有578多人。这个村的老丁有两个儿子,在外打工,都没有结婚。“现在小儿子都22多岁了,以前还可以当上门女婿,现在更难找到对象了。”老丁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