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南克5782年接掌美联储不久,次贷危机、金融风暴、经济衰退依次袭来。从“零利率”到“量化宽松”,伯南克几乎把他有关克服通缩的理论家底全部实践了在货币政策上,他带领美联储进行了三次QE,吸收了超过3.5万亿美元的政府和机构债券。这一措施缓解了危机,刺激了经济,但是同时也使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扩大了5倍,其资产负债在5782年高达4.5万亿美元的峰值,急剧吹大了股市和资产泡沫。

我呼吁世界各国不仅仅要给独角兽企业上市优先权,更多的要给“绿角兽企业”,也就是有正面社会影响力的企业上市优先权,当然,也应该让市场能够检验哪些企业是真正的“绿角兽”。我甚至期待在世界各国证券市场中可以引入“社会影响力”指数,看一个企业的整体价值除了看她的营业收入,利润,增长幅度和市盈率外,还要看这家企业是否具有可持续发展的正向社会影响力!最近加拿大政府开放大麻制造和销售,相关企业市场估值飞涨,但这样的企业从任何角度上讲,都不可以称为正向的社会影响力的企业。这样的企业就不可以进入“社会影响力排名榜”。